新闻动态
News
行业资讯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行业资讯
南京雕塑制作厂不需要旁白的雕塑才是好雕塑
作者:  更新时间:2018-6-21 17:55:56

  南京雕塑制作厂的作品不需要用人来旁白,雕塑较为重要的表现就是人的表现,这也是众多的雕塑家梦寐以求的。在先登雕塑看来,这种无声的表现是需要找到静默的瞬间,而这瞬间让我们想到作品以外的东西,这同时也增加了创作的难度。

未标题-1.gif

  “随着互联网文化的冲击,雕塑家必须要有一个开放的文化视野去面对瞬息万变的时代,我们要不断进行知识更新,不断对语言进行锤炼和拓展。”青年评论家孙欣认为,作为一种历史悠久的艺术形式,雕塑的“旧形式”在新的时代冲击之下,必然会产生新的动力与新的空间,当多媒体时代来临的时候,雕塑或许要以一个新的面貌证明它的存在价值和意义。

  因而,南京雕塑制作厂的创作人员从传统中汲取养分并展现“自家面貌”。“从传统中吸取养分,从生活中感悟当下;雕塑是我以真情书写当下的诗。”参展雕塑家冯国豪说。雕塑家李迅则认为,对于新的雕塑语言、材料、表达方式、艺术观念上的追求和突破没有错,但对于传统的彻底颠覆与背离将会成为艺术创作中不可修复的缺憾。

  申红飙的参展作品《乌兰牧骑》,虽然是个现实题材,却采用了汉俑的表现手法,舞蹈的人手捏着乐器正在表演,创作者希望向传统雕塑元素融合与贴近之心“呼之欲出”——在南京大学副教授尚荣看来,这件作品和申红飙其他作品的不同之处在于,其中有“汉代陶俑的温情”:“很多青年雕塑家试图把传统语汇融入到雕塑中,这是一个探索,如果成功,这条道路既长且远。”

  上世纪80年代以来,新一代的雕塑艺术家们逐渐从现实主义与写实的传统中走出来,拓展了雕塑艺术观念的多元化与材料运用的多样化,特别注重开展对雕塑艺术本体的研究和形式的创造。他们从雕塑家的角度积极参与到与当下语境的对话之中,并做出非常有特点、有价值的回应。

  参展雕塑家李一夫希望强调内在的精神力量,在雕与塑的锤炼间消解手法技巧对情感表达的障碍,直达观者内心。吴为山认为,青年一代的雕塑家多以多元的形式语言与观念创新在变换的展示空间中为雕塑本身建构多重的阐释维度,拓展雕塑艺术本体的内涵。“青年雕塑家从精英主义的意识中出走,强调与大众交流的更多可能性,并借助大众文化资源展现更具温度的艺术现实。他们对于过去的具象、抽象争论不再纠结,而是更加重视如何有效地运用贴切、明确的融于生命个性的形式与方式来传达观念,表现情感。”他说。

  青年雕塑家放眼世界,就能发现上世纪60年代以后,随着波普艺术、极简艺术、物派艺术、贫穷艺术的浪潮,“雕塑”这个概念在西方正在逐渐消解,慢慢转换为“装置艺术”和“空间艺术”等概念。中国美术馆副研究员魏祥奇对安东尼·格姆雷、安尼施·卡普尔和奥拉维尔·埃利亚松的创作“情有独钟”,“你能感觉到他们和雕塑在语言上有很多相通性,我们在看作品的时候不会感觉到具体的限制,而能产生一种很强烈的宗教般的精神性体验。”

  南京雕塑制作厂的创作人员在进行工作室,往往都希望创作出一种新的雕塑语言,使得作品可以与人的精神进行对话。现在雕塑创作很难,但是也只有难才能彰显雕塑创作的魅力。


地址:南京市江宁区谷里振容路1号青青家园9楼
版权所有:南京先登雕塑有限公司  苏ICP备11036786号